赵俊杰:德国人对中美态度为何发生逆转

赵俊杰:德国人对中美态度为何发生逆转
中西文化差异历来显着,特别是不同的政体和民族特性简单发作认知成见。大多数我国人谈及德国人,往往以为德意志民族刻板拘束、准点守时、不善诙谐。而德国人眼里的我国人,则是一种累死累活、走哪睡哪的打工仔加流浪汉形象。尽管我国改革开放已愈四十年,中德联系的开展也令人瞩目,但两国公民互相的认知一直存在差异或成见。2014年英国BBC做过一个查询,其时有76%的德国受访者对我国形象欠安。2015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查询称,50%的德国人对美国有活跃的点评,以为德美联系非常重要。但是,2020年的今日,德国人对中美两个大国的认知发作了明显改变。5月18日,德国科尔伯基金会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现,36%的德国受访者把我国视为德国在欧洲以外的第一大同伴,而且以为与美国比较,和我国树立联系更为重要。而18岁至34岁的近对折德国年轻人,对我国的好感高于美国。之所以呈现对华认知反转,有两个重要原因。一方面,近年来美国政府奉行的单边主义霸权交际,让欧洲国家深感不安,德国民众愈加忧心如焚。德国与美国虽同归于西方大国战略同伴及盟友联系,但美国政府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做法,让德国政府及德国民众非常不满。特朗普上台后支撑英国脱欧,威胁德国政府交防务保护费,把欧洲盟国拉上与伊朗、俄罗斯对立的“战船”。凡此种种,都增加了德国政府和民众对美国的疑虑和负面形象。值得一提的是,暴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快了中美德三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。美国政府面临出人意料的灾祸,不是与世界卫生安排、我国和德国亲近交流、一起担责,而是极力甩锅给我国,只字不提自己在抗疫中的小看与差错。特朗普乃至责备世卫安排是“我国傀儡”,并威胁要中止资金支撑。在对我国政府进行口诛笔伐的一起,美国还从德国、法国及意大利等西方盟国手中争夺防疫物资,约束美国相关企业出口欧洲。美国这种行为不只引发德国官方的不满,愤恨斥责美国的“海盗行为”,也令民众对美情绪扶摇直上。另一方面,中德联系近年来稳步前行,两边高层已树立起互利互信、协作共赢的政治往来形式。尽管两国联系还有待深入开展,但相互间的经济往来和经贸协作成果众所周知。在新冠疫情延伸欧洲期间,我国政府与德国坚持政治交流,向德国输出防疫物资。我国政府和公民对欧洲社会的大力支撑,遭到欧盟及德国、意大利等国政府和民众的必定。正是前述两方面原因,使德国政府和民众对我国和美国的情绪认知发作反转。上一年2月德国民调公司的一项查询显现,85%的德国民众以为德美联系处于“消沉”状况,而42%的德国受访者以为,我国是德国比美国更牢靠的协作同伴。正因如此,德国联邦议会最近发布的一项评价陈述称,没有理由以为我国政府该为新冠病毒的来源担任,美国向我国政府提出的荒诞索赔要求,缺少法律依据。面临孰是孰非,德国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政府的情绪也是活跃的。(作者是我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